泰国老龄工作委员主席贺词

      中医药已经经历了上千年的历史发展,中国对各种文化的记载使得中医药文化得以更好的发展。中国印刷术的发明也使得中医经典名方流传得更加广泛,相对于手抄古方,印刷术减少了很多手抄出现的错误。除了哲学和中医大师对中医药做记载外,中国历代的王朝和相关机构也鼓励对中医药的古方进行编写和传播。因此,古代关于中医药的书籍高达6万多本。

       中国的写方文化也促使了中医药的发展,写方已经延续了几千年,最重要的是中医药的祖先们没有向其他国家的文化一样不愿将一生所学记载并流传下来,这也是中医药能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中国在解放战争时期,在丛林和山村中进行战斗,缺少西药,只能靠中药。因此中国共产党有了“一针一草都能救命”的口号。

      中国在建国以后,中国政府制定了系统的促进发展中医药的政策,促使中医药得到了稳定的发展。当中国进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后,中医再次得到了发展,与西药并行,中西两种医学相互学习和融合为民众健康服务。目前中医药在国民卫生支出中占20% ,是世界上使用传统医学来治疗的国家之最。泰国也鼓励用泰医来治疗已经有半个多世纪了,但是泰医在国家卫生系统支出中仅占 1% 而已。

      中医药的发展结合了现代科学,专家们在参加上海中医药大学成立50周年时,发现上海中医药大学邀请了诺贝尔奖科学家来共同学习中医中“气”的运行机理。在参访成都中医药大学时,了解到通过分离中药益母草的有效成分后,生产成益母草注射液。

      当今对人类生命健康威胁最大的是癌症,西医在治疗癌症上研究出了很多方法,但是仍有很多局限。癌症病人经历病痛的折磨最后被病魔夺去生命。当西医治疗到无计可施时,中医成了患者最后的希望,中医能够延长癌症患者的生命,并且能使癌症患者的身体处于较好状态。因此,中医不仅有利于中国人民的生命健康但也同时有利于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健康。

       1970年尼克松总统在率团访华时,观看了不使用药物麻醉而是采用针灸麻醉来进行手术的演示,而且手术的过程中患者的脑意识很清晰,能够跟医生团队正常交流。

       随后泰国医生团队也对中医的针灸感到震撼,之后便有1982年通过了医疗职业法,规定针灸成为泰国医疗技术。泰国医生可以合法的运用针灸来进行治疗,随后泰国也开展了100多次中医针灸的短期或者长期的培川课。其实中医很早以前就进入了泰国并延伸到了泰国皇室,在大城府时期的帕纳莱·毗湿奴经文中就有“Khun Prasit Osotjean”(中国中医师的名字)的对中医处方的记载。

       泰国一直开放的接纳各国的文明,如中国、印度、波斯西部以及其他国家。医学是对泰国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有益,泰国对文明的开放政策也使得泰国人长期以来从中受益。

       华侨中医院成立于1975年7月5日,当时医院的运作还受限于1936年颁布的传统医学法,该部法案对中医的发展有很大的限制,华侨中医院只能将医院的名字取名为 “คลินิกหัวเฉียวไทย-จีน แพทย์แผนไทย”(直译 :华侨泰 - 中 泰医诊所)。1999年废除原来的法案,规定可以开设其他传统医学,并不用通过修改法案可以通过法令的形式来开设,促使中医成为泰国替代医学中的一种传统医疗。

       华侨中医院的运作是为了泰国民众的福祉,是体现人道主义的最好的例子。为何成为最好的例子,原因之一:运用中医药来造福泰国民众的身体健康,被泰国民众所称赞,前来华侨中医院就诊的泰国民众的人数不断地上升。同时医院还在泰国东北部呵叻府和中部春武里府开设了两个分院,以及还在泰国郊区的暖武里府修建 了中药库房和中药材综合学习中心。原因之二:医院的管理是乘风破浪,奋力前进和稳步发展的最好的例子。最有力的证明是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时,连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也难以应付,华侨中医院虽然也疫情而停诊了一段时间,但是当恢复正常门诊后,来看中医的患者比疫情爆发前的人数还多。原因之三 :医院内部的管理也是有成功管理经验的机构的最好例子,在人力、财力、物力和医院管理方面取得了成功,众多政府机构以及其他私人机构都到此处来参观学习管理经验。

       华侨中医院取得巨大成就的最大的因素是有远见的领导者,有第一任 苏壎院长,第二任蚁锦中院长以及现任蚁锦桐院长,虽说蚁锦桐院长已是“晚年”87岁的高龄,但是依旧是一位具有坚强毅力和全面领导能力的管理者,再者是华侨中医院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不断地创新,将医院发展强大,这是非常值得赞赏的。

        我对华侨中医院成立25周年表示祝贺,希望华侨中医院更加繁荣发展,为泰国民众造福,促进中泰两国友谊的发展。同时祝愿华侨中医院每一位员工都幸福安康。

 
                                                                                                                           陈金城        

                                                                                     泰国老龄工作委员主席(诗纳卡琳王太妃所设机构)

                                                                                     2000年-2002年  泰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秘书长 
      
                                                                                      2002年–2007年 泰国卫生部泰医和替代医学司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