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胡治寒热病的由来


     胡进士家有个长工叫二慢。
 
    一年秋天,二慢得了“寒热往来”的瘟病。他一阵冷,一阵热,胡进士见二慢病得不能干活了,又怕这病传染家里的人,就说:“二慢,我不用你了,你走吧。”
 
    二慢哀求道:“老爷,我一无家可归,二无友可投,现在又病成这样子,让我上哪儿去呀?”
 
    胡进士说:“这我管不着。你干一天活,我管一天饭;你现在什么也不干,我没钱养闲人”!
 
    二慢气呼呼地说:“我给你干了这些年,没少流汗,你就这么狠心?咱们也让大伙评评理嘛!”
 
    胡进士一听这话,怕别的长工听见,都不安心干活,忙改口说:“二慢呀,你先在外边找个地方呆些日子,病好了再回来。这是工钱,你拿走吧!”
 
    二慢没办法,只好出了进士大院。一出门,他就觉着浑身一阵冷,一阵热,两腿酸疼,每走一步都费很大劲。他迷迷糊糊地来到水塘边。塘水快干了,四周杂草丛生,还长着茂密的芦苇、小柳树。二慢也不能动弹了,就躺在杂草丛里。
 
    躺了一天,二慢觉得又渴又饿。可他一点力气也没有,站立不起,便用手挖了些草根吃。这样,一连吃了七天,二慢没动过地方,周围的草根也吃完了,二慢试着站起身。他忽然觉得身上有劲了,就朝胡进士家走来。胡进士一见二慢,皱着眉头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老爷不是答应等我病好了,就回来的吗?”
 
     “你的病全好啦?”
 
     “嗯。我这就干活去。”
 
    二慢说完,扛起锄头下田了。胡进士也不好再说什么。从此以后,二慢的病再也没有犯过。
 
    过了些日子,胡进士的儿子也得了瘟病,一阵冷,一阵热,跟二慢过去得的病一模一样。胡进士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儿子,心疼极了。他请了许多医生,但谁也治不好。胡进士忽然想起二慢,就把他找来,问道:“前些日子你生病时,吃了什么药呵?”
 
     “老爷,我没有吃药。”
 
     “没吃药怎么好的?”
 
     “它自己好的。”
 
    胡进士不信:“你准吃什么来着,快告诉我。”
 
    二慢说:“我离开你家,走到村外水塘,就倒在那里了。我又渴又饿,就挖草根儿吃来的。”
 
     “你吃的什么草根?”
 
     “就是当柴烧的那种草呵。”
 
     “你快领我去看看。”
 
     “好吧。”
 
    二慢带着胡进士来到水塘边,他拔了几棵吃过的草根,递给胡进士。胡进士急忙回家,命人洗净煎汤,给儿子喝了。一连儿天,就喝这种“药”病就好了。
 
    胡进士十分高兴,想给那种药草起个名字。他想来想去,那东西原来是当柴烧的,自己又姓胡,就叫它“柴胡”吧。

文章摘自医药网
Powered by MakeWebEasy.com